【欲念之身】(晨哥情史)(31-33)【作者:李赢强(矩震)】   乱伦小说 
字数:9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一章

  毕业之后,我来到市保材厂上班,负责冷机的自动化管理,对我的专业来说是小儿科,而且我也想研究一下制冷的机械。这个岗位是个冷门岗位,薪水不多,也就3、4千一个月,愿意来这里的同学不多,混的好的都去大城市,混的不好的也想去大公司。保材厂是大公司,但是这个岗位却没人来,我图个清闲。
  毕业的时候大家吃散伙饭如何如何,其实酒后都当是笑话,至少毕业之后三年没和同学有什么来往,虽然也有人组织了几次聚会,不过都小范围的人在一起,来的也都是混的不错的。

  工作还顺利,我是对口专业,又没什么竞争,很快就适应了了公司。走出校门的我想改个名字,因为有个演电视的明星叫李晨的出了名,所以不想用这个名字了。当然,叫李晨的多了,想改名也有别的原因,就是脱离以前屌丝的感觉。一个名字用太久,会习惯性的形成一种印象,所以来到社会,来到新的环境,想换一个名字过活。过去的朋友同学,无所谓,他们都知道我什么德行,所以,任由他们继续叫我李晨。

  我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叫李嬴强,不过同事和朋友们都嫌中间那个字不好认,都叫我强哥,后来,连我领导都直接喊我强哥……

  单位在长春市郊,我在附近还算不错的小区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这里距离市区很远,房租也很便宜,而且小区很空,没多少人住,正好适合喜欢安静的我。我住在六楼,上面还有一层。住了没多久,就发现一个妖娆的身材经常晃荡在我家门口,原来是对门的常姐。我比较宅,现在城市里邻居们都不走动,不认识邻居也很正常。我这个小区是个新小区,七栋一个单元每层是3户,我们六楼除了我和常姐家,中间夹着的一户没人住,常年空着。

  常姐不知道叫什么,带了个十二三的女儿,她经常上夜班,所以下午我下班经常看到她出门……

  知道她叫常姐还是有一次她家里来了客人,常姐常姐的叫她,刚好被路过的我听到,在这个小区住了接近半年也没跟她有过话说。

  一个男人的日子好过,有口吃的就能活,我的生活很简单,下班以后就回家打游戏,因为这边是市郊,附近的娱乐场所很少,找个网吧都困难,我也就变得很宅。其实毕业之后的我很少出去走走,虽是住在市郊,但其实一班公交车到中心区也不过一个小时,可是我却慢慢习惯了这种没人打扰的生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老妈倒是问过我单位有没有合适的女孩,说实话这半年来我白天想看见个女的都困难,何况是找对象。

  快到过年了,天很冷,晚上下班我躲在房间里打游戏。家里稍微有些乱,其实我还是有点洁癖的,不过一个人惯了,就没那么将就了,为了让家里没那么乱,我很少搁置东西,家里的物件很少,干净的衣服放到衣柜里就几本很少拿出来,脏的衣服一直穿到自己都看不下去,房间里一层的灰尘,好在客厅里除了地板基本上没什么东西。主要的家用都在卧室里,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电脑桌。我虽然懒得收拾,不过垃圾不落地是我的习惯,所以卧室的垃圾桶里装的满满的,衣服和包丢在床上散乱的摆放着,我披着羽绒服蹲在凳子上玩电脑。大概已经快10点了,因为北方的冬天厂子里生产很少,所以像我这种本来就闲的岗位一般都下午才去。

  「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沉寂,我摘下本来就没放多大声的耳机,穿上拖鞋去门口。虽然是一个大男人,还是要小心点,我顺着门镜看了一下外面,是常姐抱着自己的女儿。

  「咚咚咚咚……」又一阵敲门声后,我慢慢的打开门。

  「你好……」我小心翼翼的跟她打着招呼,毕竟是第一次跟她说话。

  「那个,老弟呀,求你个事,让我家苗苗葛你家待一会儿,就十几分钟,我出去接个人,给她一个人放家我不放心……」

  只见常姐穿着紧身的黑色绒衣,脚上是拖鞋,脸上还化了妆,大冷的天没穿外套,看来是在家还没出门,不过这被她叫做苗苗的小姑娘倒是裹得严实,羽绒服小皮鞋的穿着。按说这个时间常姐应该都是去上班了,而且她女儿貌似经常在她上夜班的时候一个人在家,怎么今天忽然要塞到我这来?

  「哦,行,姐你去吧,快进屋来吧……」我轻声的答应了,就招呼这孩子进屋。

  说完,这孩子很听话,跟我进了屋,也不看她妈妈一眼,我关了门,却没听到常姐下楼的脚步声,而是回了自己家关了门。

  回想一下,这常姐是个三十六、七岁的样子,平时看她总是浓妆艳抹的,看不出几岁,今天打个照面,估计有这么大,一米六五多的个子,长得还是挺标致的,我以前也猜测过她是干嘛的,不过她虽是晚上上班,但是却着正装,化妆虽是浓艳却不是风姿,不像是混迹风流场所的女人。

  带孩子进屋,才发现其实我家客厅里没地方坐,地上的灰尘很多,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还是领她回卧室坐一会吧,好歹还干净点。不过进了卧室我还是有点后悔了,卧室也只能坐在床上,而床头柜旁的垃圾桶里几乎都是包了我儿孙的卫生纸,要是凑到旁边仔细闻闻,满满的精子味。哎,孩子应该不懂,不理她。
  叫她坐下后,她很听话,也不说话,就一个人坐在那啥也不干,我也不理她,家里也没东西招呼她,我自顾自地坐在凳子上接着玩游戏。

  大概得有半个多小时以后,咚咚咚的敲门声又来了……

  只见常姐头发散乱着,脸上有点微红,刚刚精致的浓妆也花了一些,眼睛微肿,似是哭过,见我开门道了句谢谢。我叫苗苗出来,这孩子径直的从我的卧室走到她家门口自顾地开门进屋,没跟她妈妈说话,而这半个多小时里也没跟我说过一个字。

  我比较怕小孩子,所以这孩子进屋没逗她聊过天,她倒是真老实,也不多嘴,也不乱动。

  常姐客气了的谢了几句也就匆匆回屋了,那天晚上她没去上班。

  这日子就过了好几天,眼看就要过年了,我计划着哪天回家。毕业后没了寒暑假,上班的都是到过年前才放假,保材厂也是一样,不过我这个职位闲,上不上班没那么必要,想走老早就走了,只是我没什么计划,生活过的太没追求,在说上班都闲的无聊,回家更是如此,想找个人一起去哪消遣一下,只怪自己太宅,毕业又躲着同学,到现在连个一起来往的人都没有……

  Q群里突如其来的招呼打破了沉寂,是高中同学群,都在长春的那拨人,记得除了大一的时候第一次聚会来了很多人,之后的聚会人都没齐过,至此的号召又成了大学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召集那些毕业后还留在长春的同学,本来厌烦那些人的我忽然来了兴致。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明知道组织聚会的傻逼就是想看看大家的现状,或者觉得自己混的不错装个B,不过几年没见,还是蛮想大家的。
  我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毕业刚半年,这个时间还留在长春的,肯定都是屌丝。

  报名的人不少,最终定下来却只有15、6个。腊月廿七晚上海底捞见。果然大学毕了业就不一样了,海底捞虽然在有钱人看来大学生吃这个都算low,不过就这群屌丝而言,已经算是不容易。

  聚会的饭局开始穆然的冷清,一共就来了12个人,全是男的,除了组织者腰子和老齐算是两个活跃分子,其他几个都跟我一个态度,实在是快过年比较闲,平时都是闷葫芦,前几次的聚会也很少参加,这次来和同学们叙叙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的话题也都敞开了,一群大老爷们,聊着聊着,就全是女人了。最嗨的居然是老曹,这个高中时一本正经的小胖子也在吉大读书,印象中说话很正经,没见过他讲粗话,刚吃饭的时候也没怎么说话,谁想到喝了一会儿,居然成了话匣子,而且一聊到女人,那是跃跃欲试。

  这群屌丝没一个见过世面的,说到女人都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也不是炮友,尽是什么同事有个辣妹,同学很正好想上,还有大学有个女人看上他,他错过了可惜神马的,除了吹牛全是吹牛……还是老曹挑开了寂寞,他讲了一段上个月到夜色酒吧蹦迪的经历,让那些刚刚一直在吹牛屄的哥们黯然沉默,见状腰子抢了上来,说什么上上个月陪客户吃饭,请他们去蓝湾洗浴,然后嫖娼的事,把大伙的眼光都吸引了过去。没想到说完了这茬,下面竟然有几个接话的,除了腰子、老曹,冯岩竟然也去嫖过娼,我本来是很低调的,不过喝了点就,又一时兴起,道出了大学时候跟震子去三元道桑拿的事,说到这个柏林会所,很多人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因为这个会所是个高档次消费场所,里面的小姐都不一般,看几个哥们羡慕的眼神,我自然没说是赶特价区的,大吹特吹了一把,给这班人哈喇子流的……

  「肏,别鸡巴说了,赶紧吃,吃完了就去吧……」老曹第一个按耐不住了……

  不过一说到要去嫖娼,大家心里头痒痒,可是口袋里空空。刚大学毕业出来的学生,一个月2、3千块的收入,除了生活费,有的还要给家里寄一些,别说有什么存款了。可是眼看着大家脸憋得都通红,我也不敢组织这个事,于是打哈哈说那地方消费确实太高,算了吧。

  失望的不止老曹,其他人也都泄了气。

  「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三元道那边开了一家洗浴现在挺火的,叫佳俪洗浴,比那个柏林牛逼……」说话的正是冯岩。

  「他家比较低调,不像柏林都装修那么好,但是里面好,说是人老板从东莞取经回来开的,里面相当正规……」冯岩接着又说。

  一说到东莞,这帮屌丝眼睛又亮了……

               第三十二章

  「那得多少钱啊?」老曹又问。

  「600多到1000吧,比柏林便宜不少……」

  「肏,那么贵。」没等冯岩说完,腰子叫了出来。

  不过其实这个价格很多人都已经按耐不住了,其实长春桑拿洗浴行业很兴盛,有北性都的名号,但其实真正混迹其中的人都知道,长春这方面管理不正规,很多都是黑社会在管理,宰客黑店很多,水很深,像我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兜里踹了一两千块是断然不敢随便乱进的……

  沉默了一会儿,大家继续吃饭,不过吃的没劲了,不一会儿就有人提议散场,老曹又高叫了一声:「谁去佳俪,一起不?」

  一句话又掀起了波浪,经过一阵纠结,最终有6个人准备一起去,当然包括我。有三个假正经的同学,从一开始也不跟大家聊这个话题,自然也「不感兴趣」,而最让人意外的是腰子和老齐这俩刚才嚷的最欢的人竟然也退出了嫖娼的队伍,还顺便带走了想要参加但是囊中羞涩的犹豫者大果。

  六个人打了车来到三元道……

  时间差不多来到十点半,佳俪大堂人不算太多,看上去确实只是个普通的高档洗浴中心,没那么富丽堂皇,但是感觉服务员的穿着很正规,不想其他地方都流氓的打扮。几个人被小弟领进了更衣室,才发现内有洞天,这更衣室的规模不必柏林差,装饰的很好,更衣柜中间的座床都很高级,两排更衣柜中间还有个小喷泉,换了衣服,里面更漂亮,汤池前的梳妆台很亮,不过大家心怀忐忑,都随便洗了一下,就被待到楼上去了,上楼后就都傻了,原来冯岩说的天花乱坠自己其实也是第一次来,屌丝们见到这阵势还真不敢多嘴,生怕店大了欺客,要你三五千的怎么办。不过很快这种顾虑就被打消了。

  里面生意太火了,客房分为两个档次,一个在地下室,房间自然也比较简陋,大概就是按摩房的标准,另一种在楼上的酒店客房,房间里还有浴室。当然姑娘的标准也不一样,楼下的这种就在楼下选,都是穿着统一的制服,面料很次的短裙跟别家的没啥区别,只是感觉技师们的秩序很好,没人乱说话,走路都是按队列走,好像训练过。这时候已经有经理过来接待了,经理也很正规,穿着西装,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下,楼下的这种有三个档次,600到900不等,一个钟一个半小时,啥服务都有。没给大家介绍楼上的,我猜还是因为看我们这些年轻人没一点富贵气,一定是屌丝,就不用介绍楼上了。虽然我们都换了浴衣,不过这些经理阅人无数,你什么档次,是不是第一次来,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我还是发现了端倪,因为这里面的大堂(其实就是汤池后面通往休息大厅的过道,比较宽罢了)陆续能看到一些身着高档制服又特别妖艳的女子经过。有穿西装黑丝的、有穿晚礼服长裙的、也有穿类似空姐服装的,这些美女的气质、身高和颜值都比楼下的高,当我看到甚至有美女穿着比基尼走过的时候,忍不住问了经理。

  「这些美女怎么?……」

  「哦,这些是楼上的,可以去客房的,不过比较贵,而且现在客房都满了,安排不了。」经理这样解释,示意不是故意不给我们介绍好的。

  「贵是多少钱啊?」老曹又问。

  「楼上是1000到2000的,房费还得另算,一晚599……」

  「还得住一晚啊?」老曹又追问。

  「你开了房你就在房里住呗,美女不陪一宿,就做完了活你自己休息。」经理继续解释,不过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那不住一宿不行啊?」冯岩接了话。

  经理没解释这一句,意思就是必须要开599的房,然后还得给美女小费。这个佳俪的楼上其实是一个比较旧的三星级酒店,佳俪老板接手后,翻新了酒店,搞了两个标准,来消遣的大多数是看中这里不宰客价格公道,一般也都玩楼下的,楼上不去,不划算,因为其实楼上的美女也不过就是楼下这些人里挑了一些出众的,价格却收的很高,楼下服务一样好,而且大家都是消遣完就跑了,谁还非要睡楼上。而且后来我才知道,楼下很多女孩比楼上还好,只是因为新来的,还在培训中,技术不过关,但是年轻长的水嫩,很多客人都是专门到楼下这里来淘金,专挑那种17、8岁新来的,又没包装好上楼的。

  虽然大家心都痒痒,不过面对楼上一晚最少1600的消费,大家都有点犯难,大家都不是土豪,都打消了念头。

  不过这会儿我们算来的晚的了,排在我们前面的客人很多,他们一批一批的选走了很多美女,我们等了快半个小时才排到,中间有些女孩前面的客人实在看不上也给领到后面来问,不过我们也看不上,都没进去。排到我们的时候已经没剩几个女孩了,虽说很多人也在等又美女下钟之后来,可是9点到10点是高峰期,要等她们都下钟得一个多小时。

  就在这时,一群靓丽的身影从楼梯走下来,大概十几个,穿什么的都有,就是我刚才说过楼上的技师。这一下惹得我们六个在内的十几个没选到美女的客人不安分了,不过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这些美女都不陪客人在楼下搞的,所以都在想事怎么回事。原来,楼上的三星级酒店一共有9层,其中只有7、8、9层是包给洗浴中心用的,2、3、4、5、6层人家还正常营业,洗浴中心保险起见把服务房放在最上头,楼下有个专门的电梯通上去,不跟普通住宿客人穿插。
  其实我们选人的大厅也就在地下一层,和浴室一层,而选择楼上消费的的大厅在一楼,所以她们没客人之后就从一楼下楼来,到休息室去。其实楼上的消费是个捆绑消费,美女技师也就50多个,客房却有120多个,所以有的技师下钟后就可以接下一个客人。一般楼上的房间住不满,技师们可以一波一波的上。有的时候楼上的客人差不多在12点多久已经住满了,已经住下的客人可以再叫技师上钟,只要你有体力。但是如果没人再上钟,楼上的美女也就闲了,老板又不让下班,她们就回到休息室打牌呀,抽烟呀打发时间,一直到半夜三点多下班才回去休息。楼上一个钟最少也有1600拿,在去了房费也就200,剩下的技师和老板差不多平分,一个美女上一个钟就可以赚到700多,这还是最少的,不过楼上的一晚最多也就是上钟3到4次,也就是拿最少2000多,但是相比楼下,一个钟就赚300多,一晚上让6个男人肏过才跟楼上赚一样多,楼上的算是很轻松了。有的楼上的技师还嫌赚的不够,楼上的接完了,跟经理说一下,就到楼下换了楼下的制服在楼下继续接客的也有。

  这十几个楼上技师也是又一批客人接待完,没客人光顾就到楼下来了。其实很多熟客习以为常,不过现在这六个人哈喇子都流出来了。这样的美女搞一下多爽。

  就在这时我竟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常姐!!!」借了点酒劲平时沉闷的我叫的大声。

  刚从楼上下来的常姐一回头看到是我,亲切的笑了走过来。「哎,是你呀,咋的过来玩呀?」

  常姐一身西装短裙,也穿了丝袜,不过是经理的打扮,当然不是技师。
  「是啊,要不杵这干哈呢!!!」其实只跟常姐说过那一次话,她也没亲口告诉过我她叫常姐,只是我听有一次她家里来客人这么叫她,她更不知道我叫啥名,所以只是哎了一句。

  「一个人来的呀?」常姐又问我。

  「啊,不是,我这不带了几个哥们来玩。」说着我就指了一下后面的几个同学,这帮人也配合的点了个头。本来其实是冯岩带大家来的,不过这时候我也装一下。

  「哦,咋不上楼玩呢?」

  一听这话,我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圆了过去:「楼上说是客房满了,这不葛楼下排队呢么……」

  楼上客房满了是真事,经理没骗我们。

  「嗨,那不好办,我去看看还有没有房,等我一会儿……」说着就转身去经理室了。

  这下把我弄得有点奇虎南下了,万一有房,这帮屌丝们掏不起房费不愿意上去可不折了我的面子,不过又一想,最多也就还有一两间房,大不了我咬咬牙上去,也不算丢面子。

  「你认识我们常姐呀?」这经理的一句话把我叫醒。

  「哦,咋的了?」我赶忙调整出装逼的表情鄙视的看着经理。

  「那不早说,我就给你们领楼上去了。」这经理的表情都变了,跟见了大老板似的。

  「我……就是不想来打扰她,要不麻烦……」吹着低调的牛逼,我心里越来越忐忑,都不好解释跟常姐啥关系。其实就是邻居也没怎么说过话。

  「哎,晨哥,这硬的关系,咋不早说呢,原来你他妈才是老铁呀?」几个同学七嘴八舌的过来挤兑我……

               第三十三章

  后来听到同学和这个经理大厅情况,才知道,常姐原来是场子的老经理,楼上那些美女都归她管,而且她还做妈咪。

  不一会儿常姐就过来要带我们上楼,没想到这群屌丝还挺配合,一点没给我丢面子,我还是寒暄的问了楼上有那么多房间么?常姐跟我解释道,有些在楼上上钟的客人干完了,就走了,但是房间已经开了,又不能安排新的客人进去,所以其实是空房间,她叫服务员收拾了一下,再叫我们进去,不收我们房费。这下子给这群屌丝乐坏了,我的面子也撑的很足。

  她把大家领到一间房里,叫了20来个美女来给大家选,我算是带队的,所以叫别人先选,大家选完了,被美女拉着去了各自的房间,房里还剩我、常姐和几个美女。

  我也很尴尬,头一次,一个男人被这么多美女围着,还要我选,简直就是后宫翻牌。我随便挑了一个身材丰满一点点的(这里的美女都是年轻靓丽的,熟女型的还真没有,稍微丰满也只是胸大一点点的),然后她们都出去了。

  服务细节不谈,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几个屌丝就安奈不住在相互串门分享心得。当然主要是捡了便宜,不用给房费,1000块玩个大的。

  大概聊了不多久,各自回房睡觉,只有冯岩直接买单跑了。也许是怕大家连累他,到时候跟他借钱买单啥的,不过我不担心,我卖了这么大的面子给大家,他们不好意思这么对我。

  正欲睡觉的时候,咚咚咚的敲门声又来了。开门后见到的是常姐。

  常姐进屋来坐下,我批了个浴巾,坐在床上。她能来说明是拿我当朋友,跟我聊两句。

  问了几句玩的怎么样什么的,又问我是经常来玩,还是偶尔,我当然坦白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也吹了一下,说是偶尔去别的地方玩玩,坦白这里的消费高一般不会考虑。说着说着,突然尴尬了,因为常姐突然问我叫什么,我才发现其实我们这邻居当得太生疏。相互通报了信息之后,大家算了解了。

  常姐大名叫常咏莉,她自己说是离了婚,孩子原来叫常苗苗,看来是随了她姓。后面就寒暄了一些什么经常来玩,给我优惠什么的,还说以后邻居相互有个照应什么的就出去了。

  第二天睡到快中午了,服务员敲门提醒退房,我才懒洋洋的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还是穿的浴袍,冬天很冷,酒店客房有暖气,也挡不住早晨的冷风。稀里糊涂的洗了把脸,下楼到洗浴部换衣服,同来的几个同学也都早跑了,而且都各自买了单,没给我为难。其实这次来的这几个同学也就是冯岩鸡贼,别人虽然穷但是都很豁达,倒是没来的老齐和腰子才是废物,他俩要是来了,准惹麻烦……
  之后的几天都没什么新鲜事,过年之前的几天厂里很忙,竟然都没机会再碰到过常姐娘俩,就这样又是一个新春佳节,腊月二十八的下午我收拾了个小包准备去火车站,一开门看到了常姐正在贴对子。只见她挺大的个子却也够不到门梁上的横批,男儿本色的我赶紧接过来摁上去。

  「还得是小伙子呀……」被接过对联的常姐摊着手说。

  「这还没过年呢,咋就贴上对子了?」

  「这不我也要回家么,先把对子贴了……」

  想到他们洗浴中心过年应该也是冷清,估计跟我们一样都会放假。

  「你家孩子呢,咋好长时间都没看找了?」我装作很熟的聊家常,又顺便把摁好的横批补了一点浆糊,单肩的书包斜着身子怕掉下来。

  「放寒假就去她姥儿家了,我哪有时间带……你这是也要回家是不?」
  「嗯呢」我回答道。

  「赶紧走吧,我自己来,你别耽误上车……」常姐也没问我家是哪里,反正看得出来是要去坐车。

  「啊,没事,时间还早……姐,你这……也是快要回家了吧?」

  「对呀,不才刚跟你说了吗,要回家去了。」

  我也不好意思问常姐家在哪,就说了声新年快乐,匆匆赶去车站。

  ……

  过年家里的气氛越来越冷清,大家没有因为我毕业工作而庆祝,似乎都觉得沉闷,这几年的农村就是这样,孩子长大了上学出去工作了,家里的就冷清多了,二叔一个人在家过年,没了媳妇孩子,也没说再找一个,酒倒是喝的比以前还多,姐夫和姐姐年前年后都比较忙,把小坷放在我妈这看着,过了一年这孩子又长高了不少。初一到初五这几天几乎每天二叔和姑姑一家都是到我家来吃饭,因为二叔一个人,平时都在县里,家里的房子都慌着,姑夫家里老爹身体不好,所以都不去她家吃饭。

  饭桌上还听我爸念叨二叔一个人过的事,还提到爱凤,她也在县里,有机会想撮合他们一下,我没吭声,心想估计她是不想见到我们家认了,不过如果她真的跟我二叔凑一块,那我这前后两任二婶都让我糟蹋过了……

  初一到初五这几天一直呆子家里,我自己带了笔记本电脑回来,可惜家里没有网络,所以看看小说、电影。初六的下午,忽然老曹的一个电话打过来,这是个稀客,我估摸着又是平安县的高中同学搞聚会,没想到他却问我佳俪洗浴的事,他说招呼客户,想问我跟常姐那么熟能不能给打个折。

  这他妈给我整蒙圈了,心想着这大过年的,洗浴中心开不开门还两说,再说你们都还没上班招呼个鸡毛客户,嘴上却回复老曹说,常姐回家过年了,现在上没上班不知道,而且我又不认识别的经理……

  这老曹还挺急的,说是他就在佳俪,早开门了,上班的「技师」不多,而且过年期间涨价了,这法定假日做鸡的不是也得三倍工资不是?

  其实这时候我是挺慌的,其实我没留过常姐的电话,上次虽然寒暄了几句,这时候我打不上招呼。谁知道老曹又说,他已经见到常姐了,就问提我好使不,我只回他一句:「那你就说是我朋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