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赵姐的故事】(21)【作者:52676   人妻小说 
字数:65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一)

  手机闹铃响了,把我从睡梦中唤醒,做了一夜的梦,此时脑子仍有一些恍惚,我摇摇头,试图把那些光怪陆离的画面清理出去,打着哈欠坐起身来,把手机闹铃解除,准备去洗漱。

  赵姐在隔壁房间睡着,昨晚我把她抱上床,睡得很沉,不知道她休息好了没有,我想着将漱口水吐出,对着镜子擦了把脸,挤出一个微笑,然后回身准备去看看她。

  「你起来了?」我刚刚推开她的房门,就听见赵姐的声音传来。「进来吧,等我一下」我循着声音找去,看见她正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化妆,今天的她穿了身白色的职业套装,修身的裤筒将她的双腿和臀部勾勒成一副曲线与直线的生动画面。

  这么多天没有释放,看到这样的画面让我突然就有了强烈的冲动,我想把脸埋在她的双股间,感受那里的温度、气味、触感和所有的一切。我感觉膝盖慢慢软了下去。

  「噗通」我跪了下去,把赵姐吓了一跳,瞪大杏眼看着我「怎么了这一大早的?」

  「主人」我对自己的行为也有点儿难为情,不知道怎么就膝盖一软跪下了,但既然已经跪了,我索性就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我在赵姐面前已经没什么可遮掩的了「弯着腰化妆累了吧?我来给你当椅子」说完我抬起下巴,把脸仰起。
  赵姐做了苦笑的表情「真是的,一大早就犯贱」然后继续对着镜子画着眉毛「我这是新裤子,顶你半个月工资呢」

  「我不呼吸,我不呼吸就行」我急忙凑身向前,仰视着赵姐,渴望着那丰满的曲线盖坐在我的脸上。

  「这可是你说的」赵姐在镜子里瞥了我一眼,然后分开了双腿,身子微微前倾。「敢把我裤子弄脏罚你戴一个星期笼子」

  我的下体此时已经接管了我的行动权,哪能顾得上那么多,赶忙指挥着我坐在了赵姐的双腿之间,双手向后撑在地板上,来支撑我和女主人的重量。

  赵姐那对丰满充满弹性的曲线此刻就近在咫尺,臀部在白色布料的包裹下,透露着成熟女人的魅力,我一点点向上,女主人身上的体温辐射在我的脸上,最终,我的皮肤触到了赵姐的身体,她也配合的将身子向后一滑,顺势坐在我的脸上。

  柔软的触感伴随着巨大的压力立刻向我的颈椎传递过来,五官也在重压之下扭曲起来,仅仅一瞬间的接触,我肺里憋的那口气就被我呼出,好在我的嘴巴没有被赵姐的美臀封住,担心我嘴中的热气把她的裤子弄湿,我只好拼命向下巴方向吹气。

  「你到底行不行呢」赵姐晃了晃屁股,我能感觉到脸上的压力少了一些「连个椅子都当不好?」

  肉体和语言上的双重刺激让我的阴茎再次一硬,我吸了口气「主人,您使劲儿坐我,没问题」

  「别弄脏我的裤子啊」我感觉到压力再次传来,赵姐的玉臀再次坐在我的脸上,还把一只脚踩在了我的大腿上。

  赵姐臀缝中的空气不多,混合着她裤裆的味道沁入我的鼻腔里,这种混合着女性荷尔蒙与麻纺特有气味让我有些迷醉,我将脖子仰到最大角度,并均匀着自己的呼吸,让主人的臀部能得到最好的放松。

  赵姐坐在我的脸上,背挺得笔直,这样最大限度的将她的屁股乘骑在我的面部,并缓缓的扭动腰肢,通过臀部来晃动我的头,我感觉撑在身后的手臂有些颤抖。「狗狗,主人的屁股香不香呢?」

  「汪」我喘着气,抽空回应着。

  「嗯?」随着赵姐的我的眼前突然一亮,视野一下开阔了起来,脖子与胳膊随着一松,差点向后摔到。赵姐一条腿迈过了我的头顶,快步走出了卫生间,我这才听见是她的手机在响。

  「喂?儿子,今天起的这么早啊」声音再次由远及近,赵姐面带着微笑走进卫生间「吃了早饭了么,今天这会儿没有课么?」赵姐拿着电话,再一次迈过我的头顶,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这次她并没有给我一个缓冲,而是直直的坐了下来,压的我鼻子一酸,我赶紧紧闭起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但感觉还是有点儿打湿了赵姐的裤子。

  「嗯,妈在酒店,你苏姐姐家的,特漂亮的,等你考完试带你一起来」好在赵姐专注于和儿子说话,没有觉察到这微小的湿痕。

  「放心吧,我和同事一起来的,嗯,没事儿」赵姐说着扭动着屁股,似乎是在介绍我,如果被她儿子看见的此景的话,估计宋合一会对她母亲有个颠覆性的认识吧。不过此刻赵姐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坐在另一个男人的脸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境呢?

  「好,我回去和你爸说,看他答不答应」赵姐此刻的声音温柔和蔼,如果不是骑坐在另一个男人的脸上,外人只会看到一个温柔知性的母亲形象。

  「嗯,我知道,我回去就和他说,你快去上课吧,拜!嗯,再见」

  赵姐微笑着挂掉电话,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呼~」放松了下自己的身体,因为我的脖子变的更紧了。

  「你还行么?」赵姐似乎想起了我,稍偏抬起了一条腿,拿起妆包里的口红,对着镜子涂了起来。我的回答看来并不重要,她再次向后坐了下来。

  「嗯」我用鼻音回答道。

  「我儿子暑假想去参加美国的夏令营」赵姐用玉臀继续压着我的脸,像在自言自语,却是和我说话。

  「挺好的」我喘着气,尾巴骨传来的阵阵痛感让我有些吃不消,但还是咬着牙,快速的回应道「出去见见世面」

  「哎呀,你不知道,去年就去了」赵姐的语气像和另外一个家长倾诉一般,但那个「家长」此刻却在她的屁股下面,欲仙欲死。

  「美国那么大」我脑子飞快的转着,想着一些能接的话茬「多跑跑,看看好的大学」

  「我是不放心」赵姐稍微抬了抬屁股,然后又坐了下来,我的眼睛因为长时间被压迫,刚从黑暗中看到模糊的光,就又再次回到了黑暗中。「你不知道,现在美国太乱,到处都是枪击事件,前两天加州不是又有人在学校开枪么?」
  「那都是个别事件」我也调整了下脸的方向,把鼻梁正卡入赵姐的臀缝之间,让我的颧骨支撑大部分重量。

  「哎,硌死我了」赵姐嗔道,但也没有移位,估计是在照顾我的感受,我感觉到脸上的重量轻了些。

  「合一有没有想去的大学?」我有些感动,用鼻尖在赵姐的臀缝中摩擦,她的肌肉有些收紧。

  「讨厌」一个温柔的耳光打了下来,落在我的下巴上,主人顺势把手按在我的喉结上,来回抚摸着「你说你,身子不行,非要逞强」

  「我没事儿」我嘴硬道,脸有些发红。

  「我儿子去年回来就一直嚷着要考USC」赵姐没接我的话,继续说「他要是去了美国,我一个人在国内也没什么意思,唉」

  我一听,心里有些着急,出国对赵姐来说可能很容易,但是以我现在的能力……

  「可是也舍不得国内啊,澳洲那几年倒是挺自在,但真的很无聊」说完赵姐慢慢的起了身,我感觉自己的皮肤都快黏在了她的裤子上,被慢慢的拉扯开居然有一种快感。

  如释重负的感觉,我慢慢的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了镜子里女主人的目光,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你愿意跟我去美国伺候我么?」

  「啊?」我的脸还没有恢复,又得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呵呵,算啦,太难为你了」赵姐又把焦点对准了镜子中的自己,抿了抿嘴唇,将口红涂抹均匀,然后满意的笑了笑。

  而我却还在思考刚才的那个问题。如果真的有机会,我会放弃自己的所有,去一个陌生的他乡,只为伺候眼前的女人么?我有些茫然,理智和感性此刻正在激烈的争斗,去?还是不去?

  「呵呵呵」赵姐转过身来,捂着嘴笑了,像少女对男友恶作剧一样,笑的非常的纯真「你傻啊,你真的考虑和我去美国呐?」

  「啊?嗯……」我有些木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哈哈哈哈」赵姐笑的更欢快了「别逗了,我就随口一说,你别当真哈,去,把我鞋拿来给我穿上」

  我再床边拿起赵姐的小短靴,回来赵姐坐在水池台上,一条腿轻轻的晃着。
  我走过去,半跪着,抓起她的脚踝,轻轻的将那玉足纳进靴子内。

  「诶,你说,你刚才真的认真考虑过和我去美国么?」

  「是啊,但没敢仔细想」我一手抓住靴跟,往后一提,穿好了一只,我开始系鞋带「其实我早就想过去美国」赵姐摸了摸我的头发「自从我儿子嚷嚷着考那边大学,我就开始想了」

  「是么?是什么样的?」我把鞋带系好,把裤腿放了下来,整理好,裤腿刚刚遮住了鞋帮。

  「在加州买一套房子,海边的,那种离海边很近的套房,不需要很大,但离我儿子的学校不用太远,他随时能从学校开车回来……」

  「真不错」我开始穿另外一只鞋的工作,对她说的生活并没有个概念。
  「等他年龄再大点儿」赵姐笑眯眯的说「我就把老宋的事情告诉他」

  「哦?」我把鞋口撑开,好让赵姐的脚更方便的进入「你说他能接受么?」
  「那也没办法啊,这件事情总要有个结果,我也想要个解脱」赵姐翘了翘靴子,不断的憧憬着,我觉得她的心底其实早有了主意。

  「那你一个人在美国不寂寞么?」

  「那有什么,合一上了大学也就三四年的时间,估计那时我还有点资本,找个老外嫁了得了」

  「哦……」我第一时间反应的画面竟是赵姐与一个白人交合的画面。

  「你要是也跟着来」赵姐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她的未来里为我安排着,我不禁有些激动「就当我的私人管家怎么样?」

  管家?我正回味这个词的意义时,赵姐又开口了「你想多了,没人的时候还是这么伺候我的,管家只是对外称呼的,我还是喜欢奴隶这个词,感觉你整个人都是我」

  我苦笑「我本来就全是主人的」然后帮她把裤腿摆好,拍了拍。一切妥当了赵姐扶着我的头轻轻落地,拍了拍屁股「会场那边安排妥当了吧?」

  「嗯,我已经和那边联系好了」我站起来,准备进去工作状态。

  「那走吧」

  雨仍淅淅沥沥的下着,微凉的水雾笼罩着整个苏州城,在会展中心背后的一个露天停车场,相比中午的拥挤,此时零散的几辆车让停车场显得更加冷清,在停车场的一个边沿,泊着一辆香槟色的别克商务车,除了黑色的车窗将外人的视线隔离开来外,看上去与其他车并无二致,但若是仔细观察,车窗内最边缘一层薄薄的白雾,透露出车内一些不可言传的秘密。

  我跪在车厢中间,为赵姐做着足底按摩,听着她向老总汇报着工作,展销会效果不错,一切都很顺利,凭着赵姐的交际能力和个人魅力,为公司斩获了不少新的订单,赵姐心情似乎也不错,听她们的对话,似乎这个月的奖金会非常可观。
  「嗯,好的,那您忙,等我回去再向您汇报,好的,再见」

  赵姐挂了手机,伸展了一下腰身,她坐在后排中央,加之车型很宽,所以一双长腿得以很好的舒展,我用手按着赵姐的足底,让她很受用「狗狗」赵姐慵懒的声音传来,然后把一只脚搭在我的头顶,用脚后跟蹭着我的头发「给主人舔舔脚趾头,来」赵姐调整了下坐姿,把一只脚搭在了座位把手上,另一只脚凑在了我的嘴唇前。指甲上涂着暗红的指甲油,闪着诱人的颜色,我张嘴,将拇趾放在双唇中间,然后慢慢闭紧,两腮开始收缩,舌头轻轻的抵住拇趾的底部,来回舔舐。

  「嗯~」赵姐不由自主的哼了出来,用食趾刮了刮我的脸「舒服,含着,唆一唆,对,嘬出声来」赵姐的声音带着一丝呻吟。

  嗖嗖,啵啊,唆主人的拇趾在我的嘴唇和舌头的努力下,发出令人耳红的声音。

  「你真是做奴才的胚子」赵姐把拇趾抽出,盯着我,分开了拇趾和食趾「中间的脏垢也给我舔掉」

  「是」我张大嘴,将两个趾头都含入嘴中,然后用舌头在趾缝中穿梭,其实赵姐的脚很干净,没有什么脏东西,味道也只是微微的汗味和皮革味,我很喜欢,她这样只是纯粹的想羞辱我吧,我猜想,车里的光线并不好,我只能看见此刻她微闭双眼,没有看我,我顺着她的脚趾继续包、含、嘬、舔,一遍遍的重复,时间就在我的唇舌和主人的脚趾间快速的流逝,我还没有尽兴,赵姐的两只脚已经被我清理的干干净净,此时天色已黑。

  「我都快离不了你了,讨厌」赵姐有些嗔怪「怎么这么会伺候人」这种责怪式的表扬让我心里也很得意。

  「几点了?」赵姐看了看表「还早,那会儿李总说了这周几天给咱俩放个假,让你好好陪我在苏州玩玩」

  「是嘛?李总英明」我也很高兴,这次机会难能可贵。

  「你说你,哪儿都好,偏偏下面没什么用」赵姐起身抓住我的下面,裤衩上的液体碰到我的下腹,凉嗖嗖的。

  赵姐的手捏着我的下体,修长的手指蠕动着,按着我的睾丸,虽然力道不大,但还是让我紧绷起了身体,阴茎在赵姐手掌中迅速充血变大「哎呦呦」赵姐笑了起来「看我们的小不点儿争气啦」她用手指夹住我的拉链,向下一拉,然后用手掏进我的裤衩,冰凉的手指触碰到我的皮肤,让我打了个激灵,接着,自己的命根子就被赵姐攥住了。

  这久违的感觉,让我有些激动,想拼命的显示自己的雄风,无奈越着急越有反作用,肉棒涨到了一半竟然又萎了下去,我感觉到自己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羞愧的红色涨满了我的脸。

  「哈哈」赵姐玩兴上来了,撸着我的阴茎「小弟弟又害羞了,来嘛,让阿姨见识见识你」

  我闭上眼睛,幻想着早上赵姐那丰美的臀部,坐在脸上的触感,下体又开始重新振作起来。

  「这就对啦」赵姐另一只手灵活的抽开我的皮带,纽钩一别,我的阳具就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

  「这两天憋坏了吧」赵姐趴在我的肩膀,一只手缓缓的揉弄着我的阴茎,一边在我耳朵边挑逗着「想不想射出来?」

  她的发梢扎着我的脸,嘴唇在我耳边吹着气「想不想啊?」

  「嗯,嗯」我的两声接近呻吟的回答似乎更增加了她的兴致。

  她一下子咬住了我的耳朵,吮吸着我的耳垂「求我」

  「求你」我的声音有些发颤。

  「求我什么啊?」她松开嘴唇,贴着我的侧脸,我感觉到她鼻腔里的热气。
  「让我射」我感觉下体在她的玩弄下,已经肿胀的比平时还要大,「射哪里啊?」赵姐妩媚的声音传来,我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射哪里?这是在暗示什么么?难道……?此刻此景,也许赵姐也情欲难挡,想尝一尝我的味道?

  「射您嘴里?」我缩着脖子啪,一个巴掌扇在我的阴茎上,着实吃痛「想什么呢,不想活了?」赵姐的手抠住我的阴囊,我连忙改口「射,射车的地板上」阴囊再次一紧「再给你次机会」

  「射,射我嘴里」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喊,估计车外的人也能被吓一跳,但是我的阴囊随之一松,我知道自己蒙对了。

  「哼哼,算你聪明」赵姐放开了我,再一把把我推倒,用脚点了点中排座位的中间位置「窝起来」

  我赶忙把裤子脱掉,由于没有马上可以换的衣服,只好一起脱掉,裸身的倒窝在地板上,像一个字母G,赵姐扶着我的双腿,慢慢的往下压,直到我的阴茎直直的垂下,对准了我的脸。

  「感受一下被自己颜射的滋味」赵姐的一只手扶着我的大腿,另一只手握住我的阴茎,开始套弄起来,俯视着我,眼中带着玩弄的意味。

  这样屈辱的姿势让我面红耳赤,被别人撸射不说,最后射在自己脸上。而且自己的菊花还敞开在外,时而有丝丝凉气倒灌入肛门。

  我试图用一只胳膊挡住自己的脸,却被赵姐制止了。

  「挡什么挡」赵姐停了下来,低头跨身越过了我的大腿,然后坐在了我的屁股上,我窝起的身子被压的更弯了,不过我平时有保持身材,肚子上并没有太多的脂肪来碍事。

  「看,我也有鸡巴了」赵姐分开两腿,踩住我的胳膊,重新抓住我的阴茎,从我这个角度看上去,赵姐确实像跨坐在我的头顶,握住她的「鸡巴」,正正的对着我的脸,开始撸动。

  「你真应该看看你的表情」赵姐屁股向下用力,我的脊椎已经绷到了极致「真是丢脸啊」

  「主人,我……」此刻我脑子早已被眼前的景象所迷住,只想着女主人手中的阳具能将热滚滚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我的嘴里……「我要」

  「你要什么?」赵姐睁大了眼睛,欣喜的发现自己调教的事半功倍,她加快抽弄了几下「快说」

  「我,我想让你射在我的脸上」这次的祈求是我发自肺腑的,积攒几天的精液也快呼之欲出了。

  「贱货,求我」赵姐加快手速。

  「求你,主人,射我脸上,求你」我一边快速的喘气,一边张开嘴,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喷射。

  赵姐也感觉到了我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嗯,啊,嘴张大,妈妈要射了,射你嘴里,张大,啊,射了」

  语言上的刺激和主人最后一个使劲,我终于爆发了,羞辱感推动着巨大的快感从下体席卷着全身,每个毛孔都在树立着,积攒了多天的精液带着劲道打在了我的脸上,一部分直接射进了我的嘴里,我的脸上粘稠带着腥臭,嘴里也满是咸腥的味道。高潮褪去,精液带来的味道让我一阵恶心,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表情,只是用鼻子喘息着。

  赵姐也在喘息着,似乎射出精液的是她不是我,她嘴角带着微笑,似乎很满意这次的杰作,她撑起身子,斜坐在后排座椅上,不知从哪里出几张纸,扔在了我脸上。

  「满足了吧,再歇一下,把脸擦干净,准备回酒店吧」赵姐踢了踢我仍挂在座位上的身子。

  「嗯」我嘴里答应着,把腿慢慢放好,懒懒的躺在地上,脊椎也渐渐的放松,困顿的感觉从四周涌来,我不由阖上了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