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01)【作者:sameprice   人妻小说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1(第1幕)

  1。一家之主?

  兰茵镇是一座规模不大,人口不甚稠密的宁静城镇,她地处于市郊之外,傍河而立,坐落于一片幽静茂盛的森林边缘,这里大部分时分都显得风和日丽,生活节奏也不像繁华喧闹的大都市般紧张快捷,可谓是一个修养休闲,乃至写文创作的好去处。而对整个兰茵镇的镇民来讲,伊晓家是个怎么也无法忽视的存在,据说在两百多年前,就是这个家族率众建立了兰茵镇,是为这座城镇最为主要的奠基者,多年以来,这个家族也一直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他们在镇上拥有自己的家族企业,并涉及多个行业,在商界里的扩张上也遭受过挫折与失败,但在这里,他们一直屹立而不倒,还没有哪个家族能取代他们的名门望族地位。

  现今,在那些镇民看来,伊晓家的当家之主是为伊晓岚月,一个保养异常得当,魅力动人,外表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年龄已有51岁出头的中年妇女,至于她的现任黑色丈夫,博尔巴·菲克特,从这些镇民的视角出发,最多只算得上一个负责为伊晓家传宗接代的上门女婿,或许还兼有忠心仆人的身份,要知道,无论是伊晓岚月与前任亡夫所生的长子,还是与现任丈夫所生的次子,姓名都为伊晓。
  春夏交接,彩日当空,在这颇为风和日丽的下午时分,一辆造型优雅别致的白色轿车在兰茵镇周边的郊区主干道上平稳地行驶着,而后在一个平稳的拐弯中,它循着一条从主干道上分叉而出的乡间小道,驶入了一片茂盛参天的数林里。黑色的车轮飞快地滚动着,它们碾过泥层路面,激起尘土与落叶,在小道上留下颇为明显曲折的胎印,随着它们滚动到了即将抵达小道终点的路段,奔驰中的轿车也慢了下来,循着蜿蜒弯曲的路段向着末端的一座郊野别墅驶去。

  论久远,这座郊野别墅的修建年份大可追溯到蒸汽工业革命年代,那时候,伊晓家族已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为免受到闲人的打扰,手握巨额财富的他们搬出小镇,买下这块风景优美的郊野之地,在这修建了属于自己家族的居所,后又几经扩建,居所更是形成了一座足有三层楼高,拥有数十房间,且拥有巨大地窖的庄园别墅。

  白色轿车徐徐驶进幽静的庄园,有条不紊地停在了郊野别墅的正门之前,在这扇古色古香大门面前,站立着两位穿着端庄,面带随心笑容的金发女子,但见她俩肤色白皙如雪,姿色上乘,五官面貌也颇有不少神似之处。与此同时,白色轿车的左右前门被打开,一对相貌同样上乘的年青男女从车上走了下来,与前来迎接的那两位金发女子热情地打着招呼,宛若如一家人般亲密,并与她们从打开的后备行李箱里取下行李。

  那年青男子留着干净利落的漆黑短发,双眉下的黑褐双眼透着一种不失稳重的活力神采,一身的黄白肌肤则带着健康色彩,但见他身穿着一套挺拔灰白的短袖长裤休闲套装,脚上的褐色皮鞋也是擦得油亮,从中透出一丝不苟的洁净,至于那女的,也是身材高挑,相貌上乘,但见她身穿一件白领粉底的丝质中袖休闲上衣,外加一条将自身长腿衬托得无比挺拔的白色休闲长裤,脚蹬着一双时尚油亮的女装皮鞋,整个人在显得英姿动人之余,还带着一种难得一见的宁静书香气质。

  在寒暄几句后,只见两位金发女子中年龄偏轻的那位接过男子递过来的车钥匙,坐上驾驶座,手握方向盘,启动发动机,一个前行再加一个拐弯,暂时性离开众人的视线,将洁白优雅的小车转向了郊野别墅的后方,开进了那里的地下车库,另一位相貌年龄来得偏大的金发女子也没闲着,帮助从车上下来的一男一女提着部分行李,与其一起进入郊野别墅里。

  那位将车开进车库的金发女子名叫安琪拉·诺恩,年有21岁,以伊晓家族的佣人身份在这座别墅里工作了数月,但见今天的她身穿着一件染有红色印花,将自身苗条身材映衬得更为迷人的白底中袖连身中裙,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带着女仆所特有的细致与谨慎。在放下手刹的瞬间,安琪拉不经意间看向车上的后视镜,与自己的蓝灰星眸对视了一下,在洁净镜面的映射下,这对双眉下的蓝灰眼睛犹如夜空中的星星般明亮,清纯且不失活力,然而,但这片清澈无暇的背后,似乎又隐藏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狡黠……之后,安琪拉颇为满意地微笑了一下,熄灭发动机,离开了座椅。

  那位随安琪拉·诺恩一同迎接年青男女的金发女子也并生人,正是前者的母亲——杰奎琳·诺恩,她在伊晓家以女佣的身份已工作十多年了,像自己的女儿一般,这位留着浅金秀发的女子同样是个气质动人的美人胚子,不过两者的样貌与气质还是有些许明显的不同之处,比如作为母亲,杰奎琳的五官便来得更为圆润成熟一些,其双眼的颜色也为较为寻常可见的棕褐,而非女儿那样的诱人蓝灰,而从气质上来讲的话,也许是岁月的沉甸所致,杰奎琳虽然很难给他人一种无比活跃的青春风采,却有着自己女儿所难以企及的一份优雅成熟,但另一方面,却又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母亲在拥有一副30岁出头的外表背后,却有着有43岁有余的真实年龄。

  也许是为了避喧宾夺主之嫌,像今天的穿着,杰奎琳给自己所选择的便是一件不含任何鲜艳花色的中袖及膝针织连身裙,即便如此,从它做工考究的材质,剪裁有致的手艺中可知这件时装是如何的造价不菲,而且就冲它那端庄淡雅的淡米黄底色,也可知这件衣物与穿着它之人的女佣身份形成了绝好的搭配。而此时此刻,穿着它的杰奎琳已提携着部分行李与车上的那对年青男女一同步入二楼的一间宽敞卧室里,在与对方简约交谈了几句话后便微笑着放下行李,离开房间,说自己要去忙其他的事了。

  卧室采光极佳,装修也是古色古香,其古褐色的木质家具更是显出非一般的年头,足可看得出其中的岁月沉甸,而在洁净雪白的墙纸上,正挂着数幅洋溢着幸福色彩的婚纱照,照片中的新郎与新娘也非别的什么人,正是那对从轿车上下来的年青男女——这对新婚夫妇才刚刚结束自己的蜜月旅行。新郎名叫伊晓诚,现年24岁,是为伊晓岚月的长子,在兰茵镇的众多镇民看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的话,他无疑是伊晓家族的下一任家主最佳人选,而颇有点意外的是,对于镇民们的想法,伊晓岚月的现任丈夫博尔巴·菲克特居然毫无意见,他不止一次认为这是个好提议,至于自己与妻子的亲生儿子到底能从伊晓家族中获得多少继承份额,他没有表示过任何意思,其本人也好像从来没有过争取的打算。

  现在,这座郊野别墅的女主人与她的黑色丈夫并不在这里,而她在与后者外出之时,也没有告诉自己的两位女佣去了哪里,所以伊晓诚拨通了自己的手机电话,稍一会儿,那边便传来了一阵稳重柔和的女声,就这样,母子之间开始了一场简单的交谈。至于伊晓诚的新婚妻子,则在整理着行李,待她塞进最后一个行李包,关上柜门,转身之后,便与自己的丈夫来了个双目注视,她从后者含情脉脉的俊眼里读到了热切,也看到了渴望。

  「芮雪,你真美……」伊晓诚柔情呼唤着自己妻子的名字,但见他走过去,一把抱住对方,深情地吻向眼前的淡色粉唇。

  「诚……」感受着丈夫的拥抱,新婚妻子感到自己仿若沐浴于幸福的海洋里,她继而闭上如梦似幻的黑褐色明眸,一脸沉醉地迎接着丈夫的热吻……就如同先前伊晓诚所呼唤的那样,芮雪是她的名,至于她本人的姓,则是洁。

  洁芮雪,现年27岁,一位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文笔出色,并擅长于编织富有梦幻色彩的男女爱情故事,以此吸引了不少读者粉丝,两年前,她来到兰茵镇度假,以此寻找创作的灵感。然而,就在这座小镇里,这位才女结识了小自己几岁的伊晓诚,然后两人就这么走向了纯真恋爱,步入婚姻殿堂的寻常套路,过程之中没有丁点儿波折,圆满得就有如纯爱小说里的某些情节再现,让身为言情小说家的洁芮雪都有点儿不敢相信。

  「芮雪,我妈说她要晚点儿才与我爸回来。」说着,伊晓诚一把抓住娇妻的上衣衣脚,将这件白领粉底的中袖衣物给提了起来。当然,洁芮雪也配合着丈夫的动作,将自己的窈窕双臂高举起来,好让这件柔软贴身的衣物能从自己的躯体上更好地被褪下,随着它被扔落在地,新婚人妻一个后倒,双臂撑着自己后仰的上半身,靠在了身后的席廉卧床上,片刻之后,她抬起了自己那双被休闲洁白长裤所包裹住的挺拔玉腿,以勾魂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丈夫,其挑逗的意味自是不言而喻。

  领会其意的伊晓诚则兴奋一笑,俯身将手伸向了休闲长裤上的拉链……很快,洁芮雪便只身穿着洁白的三点式内衣面对着自己的丈夫,虽然仅是半裸,但新婚人妻的妙曼身姿仍显得无比的动人,其被遮掩的隐私之处更是带着诱人一探究竟的魔力,而那些暴露于空气之中的性感部位,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美妙得令人妒忌。比如洁芮雪一身的玉肤雪肌虽没有杰奎琳母女来得那般白皙,却带有一种深邃的健康光华,令其显得更为紧致有力且不失弹性的活力,她的锁骨也是细致性感,再配合着那条雪白细腻的颈脖,足以让人联想到振翅高飞的天鹅。

  另一方面,伊晓诚已经将身上的衣物尽数褪下,展露出一幅年青有力的身材,他胯下之间的阳具已然奋力勃起,有15公分有余,其棒身直径也比寻常人的略大些许,但在洁芮雪眼里,这还不是她在床上所见识过的最大尺寸的肉棒……伊晓诚并不知道,自己的新婚娇妻在与他正式交往之前,有过好几任前男友,有一个还是黑人,那个黑人的肉棒在全力勃起的情况下,其长度能去到20公分出头,其粗度也大他的阳具不少。即便如此,由于性情不和,洁芮雪终究没有与她的黑人前男友发展到婚姻阶段,最后选择了分手,而且就两人谁能在床上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幸福满足之感,洁芮雪的选择居然是鸡巴尺寸逊色不少的伊晓诚,然而,这位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却也不得不承认,丈夫与自己的所有前男友(包括那位黑人)都一样,在做爱之时,总有那么一些自己道不清,说不明的遗憾与缺失。
  性爱的前戏仍在继续,不多时,新婚人妻身上所剩不多的内衣被尽数褪去,那对发情凸起的粉艳蓓蕾都连同与其他的隐私部位开始一一暴露于自己丈夫面前,在后者的要求下,洁芮雪眼神迷离地支起自己的上半身,在奉献着自己那双D罩杯乳球的浑圆坚挺与矫健腰腹美感的同时,坐在了床沿边上,她的修长玉腿则如被缓慢拨开的宝藏大门般,以脚趾点地的形式往两边张开,将饱满阴阜下的娇艳阴唇冉冉暴露于热烈的目光之下,以此迎接对方的热吻。

  随着伊晓诚嘴唇触及到那对美艳饱满的淫湿阴唇,洁芮雪当即发出了迫不及待的娇喘呻吟,口里也呼唤着丈夫的名字:「啊……诚……好舒服……」但见新婚人妻用双腿夹住深入自己胯间的男性头颅,双眼微张,一脸迷醉地享受着对方的嘴舌挑逗,不经意间,她注意到了房间里一幅巨大横镜。

  这幅横镜看起来颇有些年头,在拥有着古朴深褐的镜框之余,像是被勘进坚固的墙面里一般,随同镜框与整个墙面都融为一体,而摆放在横镜前面的,则是一张细致洁净的梳妆台,而正对着梳妆台与巨幅横镜的,便是那张承载着洁芮雪与之伊晓诚缠绵的卧床。明亮洁净的镜面如同最为精密的镜头,把床上这对亲密交合着的夫妻都映射进来,连丁点儿细微动作都没有放过,又如同一幅巨大影视屏幕一般,放映着着一出令人血脉贲张的春宫裸戏。

  卧室里的性爱气氛显得愈发热烈激动,伊晓诚已然挺起自己那根勉强可算作雄伟的阳具,开始了男上女下式的活塞运动,与此同时,洁芮雪也双臂环抱着丈夫的身躯,幸福满足地迎合着对方那不甚凶猛的抽插,嘴里发出着富有韵律的快乐呻吟声,然而,这对正在合二为一的幸福夫妻并不知道,就在远离这座郊野别墅的某处密林里,还有另一对夫妻正对着一处墓碑,在露天环境里上演着不知羞耻的交合之戏,其气氛之淫霏激烈,更是比之令洁芮雪与伊晓诚那种你亲我爱式的性爱举动不知强了多少倍……

  「……嗯,诚,就谈到这好了,我与你父亲要晚点儿才回来,晚餐的话,就不用等我与他了。」说着,一位气质端庄典雅,姿色出众的女性结束了与自己儿子的谈话,之后,她优雅干练地把手机放进自己的单肩皮包里,将皮包放在轿车的副驾驶位上,关上车门,举手投足间透着一种一家之主才有的高贵与沉稳。
  与儿子结束谈话的端庄女性正是伊晓岚月,但见拥有一身健康小麦色肌肤的她身披一件端庄大气的米黄大衣,并为自己选择了一套洁净庄重的中袖及膝连身中裙,而配合着此时特有的气氛,整件衣服的颜色也为不着一丝瑕疵的洁白,连丁点儿显眼的彩色花式都没有,脚上的一双褐色中跟女单鞋则将这位伊晓家族一家之主的苗条身材衬托得更为窈窕挺拔,而在驾驶位的车门旁,她的现任丈夫博尔巴·菲尔特则一身的西装革履,站在那等候些许时间了,双手更是捧着一把包扎细腻的花朵,单从表面上来看的话,颇有点儿贴身仆人的意思。

  「博尔巴,诚与芮雪刚度完蜜月回到家了……」伊晓岚月走近自己的丈夫,接过对方手中的洁白花朵,喃喃地说着,柔声的语气中带着非一般的深意。
  「芮雪的事,你无须为我操心……现在不如先去看望你逝去已久的前夫吧?」
  博尔巴脸带莫测笑意,轻描淡写地说着,似对儿媳的事不足为意,话毕,身材魁梧的他迈出了沉稳有力的步伐,与自己的妻子走向了不远之处的一出墓碑。
  墓碑上刻着伊晓诚生父的姓名,墓碑下埋着伊晓诚生父的棺材,墓碑前则残留着前段时间所摆放的花朵残骸,像往常一样,伊晓岚月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带着花朵前来看望自己的前夫,自然也包括这一次,但见此时的她如庄重杉木般笔直站立于萧瑟的墓碑前,一脸成熟优雅的迷人五官则带着缅怀亲人时所特有的沉重,其盯着墓碑的双眼更是透着一股思念的忧伤,整个人似在回想着什么,而后,伊晓家的一家之主蹲下端庄沉稳的娇躯,细腻小心地将手中的鲜花靠在坚实的墓碑上了……至于她的现任丈夫博尔巴,则面无表情地看着,显得事不关紧,不过随着他的嘴角处泛起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这位魁梧的黑色男子走了过去,漆黑深邃的双眼里更是涌现起一股深不见底的欲望。

  「博尔巴,你有什么话要对他什么说吗?」察觉到有人接近,伊晓岚月站立起身,转身问着自己的现任丈夫。

  「岚月,我今天没什么话对你死去的前夫说,倒想当在他的面前谈谈你儿媳洁芮雪的事。」说着,博尔巴的黑色大手毫无征兆地顺着妻子的修长玉腿顺路而上,在撩起碍事的及膝中裙的同时,也轻车路熟地触及到那一片淫湿的隐秘区域,在那以掌控一切的姿态撩拨着任何可触及到的敏感地带。

  「啊……博尔巴,你真坏……啊……」在一记欲望的娇喘呻吟之音中,伊晓岚月一个站立不稳,不得不向前靠在丈夫的坚实的肩膀上了,她典雅的身姿不再沉稳,也不再有一家之主所该有的庄重,反而透着按耐不住的躁动与颤抖,像一只被压抑已久的雌兽一般,原先还弥漫着忧伤思念神情的端庄五官,现在则一脸的欲念横生,脸上的双颊区域更是泛起一片迷醉的跎红。

  「岚月,话说以前每当我想在你前夫坟前操你之时,你好像都没有抗拒过……」博尔巴话在说,手在动,有条不紊地对妻子开始了宽衣解带,他双手轻轻一拨,让搭在对方娇躯上的米黄色外套跌落在地。

  「岚月都发誓自愿成为你的性奴十多年了,怎会还想着反抗主人的大黑鸡巴?」
  伊晓岚月媚眼如丝的注视着自己的黑色丈夫,难以想象的下流淫荡之言从她嘴里脱口而出,黑色双眉下那对原先还带着对前夫思念的忧伤明眸,现在则显得一片迷欲蒙尘,透着对眼前之人的无比眷恋,其转变之快,足以让众人惊讶。
  「是吗?如果我要把你的儿媳洁芮雪也转变成沉溺于我胯下阳具的性奴,你会跟我说不吗?」说着,博尔巴停下手上的动作,显得煞有介事一般,与此同时,衣衫不整的伊晓岚月似从性爱的刺激中回复了些许理智,先前那双迷欲蒙尘的星眸也变得清明不少,虽然其迷人的脸庞上仍残留着欲望的春潮。而后,伊晓家的一家之主脸色平静地退后数步,不再依靠自己丈夫的肩膀,并以一种若离若即的莫名眼光盯着对方,整个人不知在作何感想,可稍一片刻,一股无比兴奋的淫欲媚笑便在她脸上弥漫而起,也道明了她发自内心的堕落立场。

  「岚月身上的奴性早就深入骨髓多时,自认为成为主人的性奴是人生中的最大幸事,所以看到主人愿意临幸我的儿媳,我兴奋与快乐还来不及呢。」虽然背对着自己前夫的墓碑,但伊晓岚月却有如一位毫无尊严羞耻之心的淫奴般继续宽衣解带,完成着丈夫的未完成之事,但见她姿态优雅,颇具挑逗意味地举手往两边一拨,那件端庄正式的洁白中袖及膝连身中裙便轻松利落地从娇躯上滑落,如仙女的舞裙一般掉落在地。

  脸色平静的博尔巴赫然微微一怔,深邃的双眼中也透着惊喜,他不得不承认,妻子的行为中还是有那么一些令自己意想不到的出格之处,就比如这一次,对方便穿了一件火红艳丽的情趣内衣,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情趣内衣,而是一件故意在胸部剪裁出一对硕大空洞,将一整对乳房都恰好暴露出来的情趣内衣。

  「亲爱的,我今天够放荡与美丽不?」伊晓岚月风趣一问,看得出,她对自己所选择的这件内衣也显得颇为满意,之后,伊晓家的一家之主便迈出风骚荡漾的步伐,挺着胸前那对风情万种的美熟乳房重新来到自己丈夫面前,如无比恭顺的女奴一般跪在了对方面前,脸上更是尽显对性爱的无比渴求。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