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极品小美眉的春天2    

阮玉芝虽是知道他的意思,却装作不知,说:「哥哥,来打甚么?」

  艾自魏搂着她的腰儿,笑说:「这是人生最极爽的大事,难道妳不明白么?」

  说完,又亲了亲她的粉脸,下面的手也玩着她那胀嫩的阴核。阮玉芝顿时红晕上脸,骄骚骚的无限柔情地,搂
住他的颈项,细声的说:「哥哥,你现在不爽吗?」

  艾自魏见她答得这样,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说:「妳的哥哥虽然爽快,但是还不是极爽的时候啊!」说完,又
用手磨弄着她那胸前的那对活跳跳而有弹q 力的乳球。

  阮玉芝被他玩得痒痒不过,只是吃吃的微笑,说:「那你要怎样啦……?」

  艾自魏搂得她紧紧的,笑说:「我的心里虽然好过,可是还有……,妳摸……」

  阮玉芝羞怕的摸摸艾自魏的阳具,娇嗲嗲的说:「嗯……讨厌啦!好粗好硬喔……!」这时阮玉芝已慢慢的从
害羞的少女转变成性欲饥渴的浪妹了。当然,艾自魏也感受到阮玉芝的热火欲望。

  说着说着,艾自魏轻轻的在阮玉芝的耳边吹了一下,然后说:「芝芝呀!我会好好疼妳的,现在该是妹妹妳安
慰我的宝贝的时候了!」

  艾自魏他也已忍不住了,于是慢慢的跨进阮玉芝的玉腿中,这时虽然阮玉芝已热欲四射,但是因还是处子之身,
所以表现的又兴奋又害羞,闭起了眼,缓缓濡动着身躯,像似说:「赶快呀……我好……想喔!」

  艾自魏抓着那根阳具在阮玉芝的阴洞口回绕着,微微触碰她的阴肉,阮玉芝的阴洞已水流不停,像似下过大雨
的黑森林。艾自魏挺动那硬直的大阳具慢慢的插入淫洞去。

  可是那阳具仅插入一半时,阮玉芝已经嗳唷连声,低声说:「唉唷!哥哥你……你……不要入得太深,一半就
好……喔……!」

  艾自魏这时将阳具轻轻摇动着,并伸手爱抚她的阴洞口,抚摸那敏感的阴核和阴唇。看她皱着眉尖,在灯光下
见她的那脸蛋胀得通红,牙儿紧紧的咬着。阮玉芝那娇弱不胜,婉转抵受的神态,还不住的蹬着腿儿,低叫轻呼,
直教艾自魏像是冲进了天堂似的,魂也飘,魄也荡!

  他觉得她那处女阴洞,紧紧的把龟头吮着,还强烈觉得撑的紧紧的,有一种似辣又酸的滋味,透上心头,有种
说不出来的激爽感触!

  阳具刮着阮玉芝的阴核时,阮玉芝初时暖暖热热,后来又辣又痒,爱汁已缓缓渗入床褥。这时的阮玉芝,见那
阴洞不但不觉得刺痛,反而觉得非常激痒,于是娇柔柔的轻声说:「好哥哥,不要紧了,你……你插你的吧,不…
…嗯……不用顾虑我的了!」

  艾自魏这时才畅爽十分,便将大阳具整条顶了进去,听到吱唧一声,结果看到大量的淫汁四溅起来。阮玉芝连
忙大叫:「……喔……呀………死了死了!好痛喔……」

  结果见到红红的液汁缓缓流出,阮玉芝哭了出来。可是艾自魏很自然的且不紧张的亲吻阮玉芝的脸颊说:「不
要怕,那是自然现象,等会儿就不疼了喔!」艾自魏缓慢濡动他的巨棒,继续刺激淫洞内的阴肉……

  说也奇怪,毕竟阳具是一件神秘的东西,在濡动了一会,阮玉芝便淫淫的笑。艾自魏见她又开始发春了,立即
慢慢加快速度,开始用力的抽,这样的抽插得有劲时,那龟头眼,点点的轻轻揉着的花心。

  唉唷!她的花心也被揉开了,极酸激痒的,真是搔着她的痒处,只见阮玉芝笑瞇瞇的,鲍鱼也吱吱唧唧的作响。
阮玉芝连连的颤着美臀,玉腿摇摇的叫着:「唉呀!好……好舒服喔……嗯……哥哥,这是……是不是叫苦尽甘来
么……嗳……?艾自魏也越抽越起劲,扛着她的玉腿,手摸摸捏捏的,玩得她那对够弹q 力的乳球,继续拼命的插
她。

  艾自魏说:「好芝芝,妳有跟着动吗?」阮玉芝连忙调用:「有有有……,唉唷……!用力好了!嗳!抽吧!
快点儿,了不得啦!我……我要……嗳……哦……啊……!」阮玉芝挺起了屁股,摇摆着腰肢,黑鲍鱼发出吱唧吱
唧的淫浪声。她这时大概激爽到极端了,她不歇的将阴洞像乌贼一样吸吮他的黑棒!

  艾自魏的阳具转动着她的阴道时,觉得热呼呼,辣痒痒,好刺激喔!而且她的花心深处,还有一道道的暖流,
缠绕着冬菇头,烫得他整个魂飞魄荡,骨酥肉麻,全身有如浸在热浪里。同时,那热呼呼的阳精儿,像要喷射而出。

  艾自魏立即将她搂抱得实实,这时只觉得连连的打了好几个震颤,见阮玉芝同时嗳叫着:「唉呀!好……爽啦!
喔………你的精儿射到我的心胸里来了!」看她春心荡漾的粉颊,本来已是红红的,这时更红艳可爱。而那艾自魏,
更是爽极了,身体像触了电似的,全身爽到爆了!

  过了这段激情后,艾自魏决定不再当花花公子,因为阮玉芝的第一次,因为她的极激的放浪,艾自魏最后娶阮
玉芝为妻,两人每晚激情的做爱,感情极好,使两人在五十年代东方之珠的半山区,成为人人羡慕的好夫妻。

评论加载中..